應用技術大學時代如何迎接

 

    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引導一批普通本科高校嚮應用技術型高校轉型”。此舉被一些教育界人士看作是“中國的應用技術大學時代正悄然來臨”。面對嚮應用技術大學轉型的命題,在各種研討會、座談會乃至私下場合,不少普通本科高校的校長們都在交流探討同一個話題——如何迎接應用技術大學時代的到來?
    “嚮應用技術大學轉型順應了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的迫切需求,這既是全國新升本科院校的共同使命與挑戰,也是學校再上台階的必然選擇。”説起嚮應用技術大學轉型,上海建橋學院院長潘迎捷語氣堅決。
    今年2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會議提出,“引導一批普通本科高校嚮應用技術型高校轉型”。此舉被一些教育界人士看作是“中國的應用技術大學時代正悄然來臨”。
    面對普通本科高校嚮應用技術大學轉型的命題,有的學校順勢出擊,謀劃改革新舉措;有的學校猶疑徘徊,打算先觀望一段時間再説。在各種研討會、座談會乃至私下場合,不少普通本科高校的校長們都在交流探討同一個話題——如何迎接應用技術大學時代的到來?
要不要轉?
    主動轉型謀求突破
    在教育部的指導下,2013年6月,應用技術大學(學院)聯盟成立,致力於促進中國高等教育的分類管理,完善現代職業技術教育體系。聯盟成員定位於應用技術型人才培養,首批35所高校加入,位於上海的上海第二工業大學、上海電機學院和上海杉達學院皆為聯盟理事單位。
    2013年11月,應用技術大學(學院)聯盟、地方高校轉型發展研究中心共同發佈的《地方本科院校轉型發展實踐與政策研究報告》顯示,地方本科院校就業率低,專業對口率低,就業質量不高,2011年的初次就業率僅為75.8%,為三類高校中最低,1999年以來新設的本科院校尤其低。
    該報告指出,目前我國有1055所非“211”地方本科院校,數量最多、招生規模最大、人才培養最多,是大眾化高等教育的主力。目前,部分地方本科院校陷入發展困境,如辦學定位趨同,盲目按照慣性思維發展;學科專業無特色,與地方產業結構脱節;師資隊伍重學歷、輕能力,教師專業實踐能力低等,新建本科院校及獨立學院問題更加突出。地方本科院校的轉型發展勢在必行。
    “應用技術大學是國家競爭力的助推器,是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關鍵環節。”上海應用技術學院副院長葉銀忠説。
    上海電機學院院長夏建國認為,大力推動應用技術大學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必然需求。“不管是電機學院探索技術本科的辦學實踐,還是我本人進行技術本科的學術研究,都已有10年曆史。引導更多地方本科院校嚮應用技術、職業教育類型轉變,符合時代前進的潮流。”夏建國説。
    立足應用技術類大學發展的高校在上海還有很多,它們面對“綜合性研究型”大學的重重誘惑,不為所動,立足經濟社會發展,培養應用型技能人才。據上海第二工業大學校長俞濤介紹,該校堅持職業導向的高等教育辦學定位,建立起立交貫通體系,保有一定規模高職教育,以本科教育為主,適度發展有特色的專業碩士研究生教育,實現不同辦學類型在校內對接。俞濤認為,儘管提法不同,上海二工大的辦學實踐與嚮應用技術大學轉型在精神本質上完全一致。
    院系調整是上海二工大轉型發展的重頭戲。機械學院、電子學院、計算機學院以往相對獨立,橫向聯繫不多。學校圍繞智能製造裝備產業形態佈局,謀劃對3所學院進行整合,把原本分散的先進製造、信息測控、智能系統等捏成一個整體,推動學科交叉,培養先進製造業高端人才,新方案即將出台。
    擁有13年辦學歷史和9年本科教學積累的上海建橋學院,曾有辦學定位不太明晰的時期,主要表現為人才培養過程沒有擺脱傳統教學模式的束縛、師資隊伍存在結構性問題等。面對困境,學院召開決策諮詢委員會會議,組織各層面研討會,不僅明確了嚮應用技術大學轉型的發展方向,而且繪就了線路圖——讓沒有前途的專業自然淘汰,讓不適應新要求的教職工自行轉崗,確立應用技術大學的定位。
怎麼轉?
    立足應用增強內功
    轉型發展需要頂層設計。上海市教委一位負責人提出,當前,不同層次的職業教育之間存在斷層現象,兩頭的高職教育、專業碩士按照行業設置,而中間的應用本科以學科為導向。應用本科大學需要調整專業設置和課程體系,實現行業導向,與上下層級的職業教育實現對接,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
    在如何嚮應用技術大學轉型、如何辦好應用本科的問題上,上海多所高校進行了多年探索,並結合各校實際,在近期推出一系列新舉措。而剛剛明確應用技術大學定位的高校,也找準了改革的切入點,鉚足勁兒準備大顯身手。
    上海應用技術學院抓住上海推行貫通式培養人才的契機,立足“應用技術”,實施“中職—高職、高職—應用本科、中職—應用本科”等培養方式,與上海石化工業學校、上海信息技術學校等合作,共同制定培養方案,提高學生的通用能力、核心能力和崗位能力。該校還大力推行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化學工程專業目前有150名在校生,安全工程專業新近獲批。
    “隨着現代職教體系的建立完善,實現從應用型本科到專業學位研究生的貫通指日可待。”葉銀忠説。
    潘迎捷認為:“轉型不僅僅是調減或增設幾個專業的問題,也不僅僅侷限於教學計劃和課程設置的調整,關鍵是以需求為導向的育人目標的調整,需要在人才培養模式、師資隊伍結構、合作辦學途徑、教育質量評價、教學條件保障等各方面打出改革的組合拳。”
    為了破解與地方產業發展脱節的難題,上海建橋學院選擇綜合條件較好的院系和專業承擔試點任務,率先打開缺口。如新聞傳播學院,在上海20多所高校設有新聞傳播專業而傳統媒體陷入困境的雙重擠壓下,把“新媒體”作為突破口,一下子衝到最前沿。寶石工藝系設有上海地區唯一招收本科生的寶石及材料工藝學專業,該系與浦東新區宣橋鎮“國際珠寶小鎮”全面合作,探索產學研合作新模式,放大特色優勢專業的綜合效能。
    師資隊伍重學歷、輕能力,教師專業實踐能力低,這是地方本科院校師資隊伍建設上面臨的突出問題。不少青年教師走出校門又進入校門,缺乏將理論轉換為技術、將技術轉換為現實生產力的專業實踐能力。
    上海電機學院的做法是,新晉教師須具備博士學位,而且須到企業掛職鍛鍊至少一年。“我們對剛畢業的學術型博士教師進行改造,工學類下企業鍛鍊兩年,人文社科類下去一年,全校192名博士中,已經有150人到企業學習深造。他們成為電機學院培養應用型人才的中堅力量。”夏建國説。
    現行高校管理體制客觀上使地方本科院校沒有或失去了行業背景,學校科研的整體實力相對薄弱,自身服務社會的能力不強,導致產學研合作教育不夠深入,進而影響了人才培養質量。
    上海第二工業大學在密切與企業產學合作方面推出了新招。預計到2015年,一個以製造業創意設計為主題的產學合作平台——“七立方”將在該校初步建成,產生效益。“七立方”得名於浦西校區的路牌威海路777號,融學科建設、人才培養、技術研發、社會服務於一體,開展人才孵化,提高教師專業能力,供學生開展實驗實訓或模擬創業。俞濤説:“創意平台的建成將加強學校與企業的產學研合作,增進職業導向的高等教育的內涵。”
有何疑慮?
    須防分類變成分層
    儘管“引導一批普通本科高校嚮應用技術型高校轉型”已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得到明確,教育部也正逐步採取措施加以鼓勵引導,但還是有不少大學舉棋不定,為可能存在的遭遇降格、名稱不妥等問題感到疑慮。
    上海一所老本科大學副校長説:“據我觀察,有一批地方高校不太想轉,最根本的原因在於,現在公眾對於應用技術、職業教育類型大學理解狹隘,認為這是低人一等的高等教育。如果學校本身底子厚、社會聲望高,可能會覺得轉為應用技術大學是遭遇降格,或者自貶身價。”
    一些校長和學者提出,應用技術大學與通常的學術性大學是分類關係,絕非前者低後者高的分層關係。
    夏建國説:“應用型本科是相對於研究型本科而言的,是在我國經濟建設現代化和高等教育大眾化推動下產生的一種新類型的本科教育。研究型本科主要培養理論型人才,應用型本科則主要培養應用型人才。應用型本科作為一種獨立的教育類型,具有與研究型本科相區別的價值取向、培養目標、專業設置、課程體系、教學內容、實踐教學和師資隊伍特點。”
    俞濤認為,在理想的教育框架下,職業教育應當是一種類型,這種類型之下分為中職、高職高專、應用本科、工程碩士以至工程博士,就像一般的高等教育分為專科、本科、碩士、博士一樣。
    一個不能否認的現象是,當前職業教育的分層體系尚不完善,在很大程度上拉低了人們對職業教育的評價。高等教育領域有一種風氣,就是高職高專想升為本科,應用型大學想變為教學型,乃至繼續變為教學研究型、研究型,以求獲得更高的社會聲譽。專家分析,隨着中職、專科、本科到研究生的上升通道逐步打通,職業教育“低人一等”的偏見將會被扭轉過來。
    “將來隨着現代職教體系的建成,職業教育領域也能湧現像院士一樣的權威人物,有眾多大師、巨匠,享有崇高社會聲譽,那時候人們自然會對職業教育刮目相看,並樂意投入其中。”上海信息技術學校校長鄔憲偉説。
    此外有校長擔心,名不正則言不順。應用技術大學的提法含有“技術”二字,容易涵蓋理工科見長的大學,但用於文科、商科類高校和理工類高校文科專業則可能顯得彆扭。某大學校辦負責人説:“比如上海政法學院、上海金融學院、上海立信會計學院,要讓這些高校定位於‘應用技術’,不太容易接受。”
    夏建國對此表示,“技術”是個中性概念,任何職業都包含技術成分;假如説“技術”二字不能涵蓋文科、商科類高校,那麼“應用”二字的包容性則大得多,可以不分文理。他説:“比如上海電機學院也有外國語學院、商學院,目標是培養應用實務類人才,突出特點在於面向企業需求、面向區域經濟需求。只要把握住‘應用技術’的精神實質,這個概念同樣可以適用於文科、商科類高校。”
    (作者:董少校,來源:中國教育報,2014年04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