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豐國際集運】美在師大 美哉師大

 

理電學院2010級 左 銘
    歲月如流星般劃過,感覺就是昨天,一個懵懂無知的少年獨自一人拖着疲憊的身軀走進了唯美的師大,開始了他的漫漫求學路,至此已三年有餘。
    感嘆歲月,懷想斯景,猛然發現靜湖、杏嶺、長勝園、白鹿會館……都曾留下我的足跡,置身其中,感覺猶如“景為畫中畫,人在畫中游”。閲讀師大,你會發現這裏的每一處景色、每一寸土地、每一幢教學樓都可以細細品味,都值得你去探求其中薪火相傳的精神。師大的美,美在靈動、雋永、和諧的自然景觀;美在其濃厚的學習氛圍;美在日久彌新的人文精神;美在馬路旁,人羣中,歷史裏……只要你用心品味。
    師大的美,美在靈動、雋永、和諧的自然景觀。
    假如有人問我:“師大你喜歡哪?”我會自豪地告訴他:“都很喜歡。”美景雖如此多嬌,我卻獨鍾於杏嶺,那是我每日晨跑的所在地。杏嶺的假山鱗次櫛比,山腳下便是一泓清泉,在漲水的季節,叮咚的泉水便順着狹窄而又平坦的河牀汩汩流下。我喜歡一個人坐在假山的石頭上,拿着餘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聽着似音樂般動聽的水聲夾雜着樹葉的沙沙聲,享受着微風的撫摸。時而放下手中的書筆,靜靜地冥想,細細地回味,深深地享受這美景,讓這清風、音樂洗滌我纖塵的心。
    杏嶺的最高點是佇看亭,坐於佇看亭俯瞰杏嶺全景,你會發現,假山的對面有時坐着幾位寫生的同學,有時站着幾位練習音樂的人。“畫家”筆下的杏嶺靈動而美麗,近旁的水杉郁郁青青;“音樂家”心中的杏嶺清新而典雅,以致曲子綿遠、悠長,感覺曲高和寡。
    杏嶺的西北角便是鵝湖,站在曲曲折折的連廊上,感受着微風拂面,平靜的湖水在微風下泛起陣陣漣漪,波紋由遠及近,由此及彼,一圈一圈瀰漫開來,水裏的鴨鵝成羣結隊,時而嬉戲,時而引吭高歌,享受着這人與自然和諧的景觀。
    杏嶺的春天更是讓人沉醉,吹面不含楊柳風,不錯,像母親的手撫摸着你,風裏夾雜着些泥土的氣息。那時,最熱鬧的要數茶花、月桂、櫻花…… 叫得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競相開放,花團錦簇,美不勝收 。
    師大的美,美在其濃厚的學習氛圍。
    林語堂先生曾經説過:“一個學校的好壞取決於圖書館。”走近師大的圖書館,感受到的是古樸與莊重,置身其中,貫耳的是琅琅的讀書聲,撲鼻而來是濃郁的書香。閲覽室的書籍琳琅滿目、汗牛充棟,自習室的同學伏案即筆、爭分奪秒,讓人感受到進取向上的力量。累了,倦了,便可拿着一本單詞或者一本閒書,來到樓下楊柳依依的靜湖,坐於青石板凳上,迎面款款走來的常常是幾對情侶,這便是他們的“桃花源”。碧波盪漾的水面上零星的點綴着幾隻天鵝,給這寧靜的湖面上增添了一絲絲生機,在這思考理想與人生又何嘗不是一件幸事呢?
    師大的美,美在其日久彌新的人文精神。
    歷史悠遠的師大自其誕生之日便註定與眾不同。七十多年前,神州大地戰火紛飛,一片淒涼,在江西泰和的一個小山村———杏嶺,師大的先輩們篳路藍縷,以啓森林。在首任校長鬍先驌的創導下匯聚了姚明達、楊惟義、蔡方蔭等志士仁人,書寫了學校創始的恢弘篇章。七十餘年曆經滄桑,從白鹿開先,杏嶺肇基;到南贛勵志,望城凱旋;再到青藍更始,拿山行返,瑤湖絃歌的偉大征程無不彰顯她“靜思篤行,持中秉正”的校訓。
    厚重悠久的人文精神就是她的靈魂,深深地影響着校園的各個角落。
    沒有社會的斤斤計較,商場的爾虞我詐,處處洋溢着和諧與温馨。當你因大意而傷害到他人時,“對不起!”這如同天籟般的聲音常常會在耳畔響起兩次,因為他們總是“爭先恐後”地選擇承擔錯誤,此時埋怨與憤怒早已拋諸腦後。這便是她人文精神的浸染,激勵着一代代師大人奮勇前行!
    師大的美需要每個師大人傳承、發揚、創造。
    記憶中那是一個秋日晴朗的下午,我與好友漫步於白鹿會館的小道旁,耳畔突然傳來幾聲稚嫩的童音———“老師,快點兒,快點兒……這兒有白鹿,哪兒有山羊”。噢……,原來是一位年輕的老師帶着她的幾個學生來此秋遊,出於好奇的我便拉着好友走近他們。“老師,好美呀這兒”其中一位學生道。是啊,風景這邊獨好,這兒不缺少美,缺少的往往是發現美的眼睛。我想那位老師也應該是師大人吧,假若每位師大人都像那位可敬的老師那樣,心存母校,傳播母校文化,傳遞正能量,則師大之復興指日可待。
    三年的大學生活,我已被師大的美浸染、陶冶,她的美令人繾綣。我一直有個夢想———在校園的附近建一所房子,閒了、累了、倦了,獨自一人來到杏嶺、靜湖……重走曾經呆過的每個地方,遙想當年歲月又何嘗不是一種美的享受呢?
    師大的昨天光輝燦爛,今天朝氣蓬勃,明天將更美好。她的美令人眷戀,美在師大,美哉師大!